小额贷款公司从暴利到猝死的清算历程

见习记者帅克聪记者许云乾乌海和内蒙古女企业家王兰芝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很沮丧。虽然他们投资的乌海华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富公司”)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增加了资本。必要时,她不得不起诉法院解散公司。

然而,我不想看到清算过程中有太多的起伏。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任何结果。

这家公司引发的纠纷原本预计会带来巨额利润,但现在已经让她筋疲力尽。

该公司被迫清算华富公司的过程相当复杂。

2009年10月,王兰芝、樊华、刘金锁(王兰芝、刘金锁分别是樊华的叔叔阿姨)共同成立了注册资本1亿元的华富公司,其中樊华持股3400万元,王兰芝持股3300万元,刘金锁持股3300万元。

范华为华富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法定代表人),王兰芝为华富公司监事。

头两年,华富公司的业绩“无敌”。

根据王兰芝提供的资料,华富公司截至2010年初实际投资约5860万元,2010年底净利润达到2224万元。

2011年,实际营运资金约为1.6亿元,当年净利润约为5150万元。

争议始于2012年股息支付之时。同年4月19日,华富公司召开第三次股东大会。

王兰芝和刘金锁在会上了解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樊华、华富公司收银员庞海龙和华富公司数名员工分别增资至2242万元,这部分增资也于2011年分红。

王兰芝和刘劲松立即询问并要求检查公司的账目,但樊华拒绝了。

后来,王兰芝和刘劲松起诉法院核对账目。乌海市海南区人民法院决定查账。

然而,在执行过程中,乌海市海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不得不终止执行程序,因为该标的物在公安机关报告失踪和下落不明。

无奈之下,王兰芝、刘劲松不得不在乌海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华富公司解散,并获得判决支持。

此后,樊华提出上诉,但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并决定解散该公司。

2015年3月2日,王兰芝、刘金锁向乌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清算,被受理。

同年5月15日,法院指定由樊华、王兰芝、刘劲松组成的清算组对华富公司进行清算,并指定王兰芝为清算组组长。

然而,海浪又出现了。樊华以清算组成员之间存在矛盾、不能公平公正履行清算职责为由,请求乌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一家合格的清算机构对华富公司进行清算。

2016年10月8日,乌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信息技术司法协助办公室选择清算机构为内蒙古中冶会计师事务所,并任命李向平为负责人。

清算报告很难。现在,一年多过去了,华富公司的清算并没有顺利进行。

由于樊华拒绝出示账簿,王兰芝和刘金锁于2017年6月12日向乌海公安局报案,指控樊华、唐归真、庞海龙等人隐瞒或故意销毁会计凭证和账簿,但乌海公安局没有立案。

乌海市公安局2017年8月13日出具的王兰芝不立案通知书显示,乌海市公安局“经审查无犯罪事实”决定不立案。

2018年1月10日,华富公司股东在乌海中级人民法院召开乌海华富小额信贷有限公司首次清算会议。

据王兰芝介绍,在本次会议上,代表王兰芝、樊华和刘雪枫刘劲松的律师一致同意王兰芝提供的华富公司截至2012年3月31日的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并同意进行公司清算。

王兰芝表示,债权申报后的清算结果显示,华富公司无债务,债权余额合计为1.335653亿元。

刘劲松欠华富5700万元,王兰芝欠华富160万元,樊华欠华富5403.66万元,国外欠华富2093万元。

持有公司34%股份的股东樊华应向公司返还8624444.91元。占公司股份33%的股东刘金锁应向公司退还13355088.34元;王兰芝持有公司33%的股份,拥有42468273元的债权。

然而,最终清算报告已经推迟。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清算组工作人员丹友(化名)否认上述清算结果,称“数字尚未落实”。

谭友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王兰芝不能出具清算报告,因为他只提供了一份包含一级科目的报表,而缺乏二级科目的细节,而樊华拒绝提供任何材料。

丹友说华富公司的财务人员已经在法庭上证明樊华有一份副本(账簿),但他拒绝提供。

王兰芝对此提出质疑:“我们公司的三位股东一致同意使用这份声明进行清算。清算组的报告合理合理。

”一位曾在某知名会计师事务所供职的专业人士表示,通常情况下,没有二级科目的报表确实无法进行清算。“一位曾在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专业人士表示,在正常情况下,没有次要科目的报表不能清算。

但是,债权债务申报完成后,如果公司对外没有债务,经股东协商同意,可以进行清算。

即使账簿丢失,资产也可以通过法院冻结,并在债权债务申报后清算。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长青表示,根据我国《刑法》第313条的规定,情节严重的拒不执行人民法院的判决或裁定,构成拒不执行判决或裁定的犯罪。

此外,根据我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的规定,隐匿或者故意销毁依法应当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和财务会计报告,情节严重的,构成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和财务会计报告的犯罪。

王兰芝告诉记者:“她(李向平)害怕樊华。她打电话给我时是这么说的。如果清算报告出来,樊华知道后会找她麻烦。

据王兰芝介绍,今年1月12日晚上8点26分,一名姓李的清算小组成员在结束乌海清算工作返回呼和浩特时,在乌海火车站附近被两人殴打。

丹友还向记者证实:“我们的一些清算团队已经被击败。

“今年2月5日,王兰芝再次向乌海市公安局报案,要求公安机关追究樊华和庞海龙贪污的刑事责任。

王兰芝在报告材料中表示,根据他掌握的银行流程和客户还款信息,庞海龙利用他的出纳职位将公司近1.6亿元人民币转入他的个人账户。

3月20日,乌海市公安局经济调查支队出具了案件收据。截至记者发布新闻稿时,尚未就是否立案做出答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