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标准下的TPP不会扩张中国面临的对外贸易战略选择

在国际贸易结构调整的过程中,中国已经走到了如何避免“边缘化”的岔路口。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十多年的蓬勃发展之后,中国开始感受到在与世贸组织一起重组国际贸易体系的过程中被边缘化的压力。

以美国高标准为首的亚太地区最近进入了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的关键阶段,该协定涵盖了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然而,中国参与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还远未进入实质性谈判阶段。

在日内瓦世贸组织总部,中国也能感受到近年来美国标准不断提高所带来的多边贸易协定(PlurilateralTradeAgreements)的影响。

一系列谈判,包括中国已经参与的《信息技术协定》和中国打算参与的《服务贸易协定》,正在挑战中国现有体系的底线。

许多国际学者倾向于认为,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衰落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这一过程中的摩擦。

然而,从世界经济的总体形势来看,在美国标准区域性倡议兴起的背后,也有世贸组织自身改革缓慢、18年来难以达成有效协议等因素,因此各国纷纷效仿。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加拿大、新西兰等积极参与TPP和RCEP的贸易部长后发现,无论中国是否愿意加入美国标准的TPP,这些现有成员都决定不扩大成员。希望在协议规则达成后,中国等其他国家的加入请求将得到考虑。

过去,中国利用加入世贸组织等开放措施来推动国内改革。

目前,中国除了在多边领域做出努力外,还必须统一对开放的不同认识,进一步改革关键问题,以便在新时期的国际规则制定中发挥积极作用,获得发展机遇,这已成为一个战略选择。

TPP现在不会接受中国。自从美国领导TPP以来,中国的国内争端没有停止。

一些专家认为,他们应该立即参加谈判并参与决策过程。另一组专家认为,这些规则直接指向中国经济的深层制度问题,很难快速加入。

担忧包括零关税、国有企业改革、劳动权益、环境保护、知识产权等,所有这些都指向中国的敏感点。

然而,了解谈判进展的双方几位协调员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场辩论在某种程度上毫无意义,因为美国在现阶段不会接受中国。

本报采访的TPP贸易部长也通过外交途径表达了这一观点。

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埃德法斯特(EdFast)告诉记者,他们非常清楚,他们预计TPP未来会增长,许多人可以加入。

但目前,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尽快达成协议并完成谈判。

然后形成一个非常清晰的模板,以便其他成员可以加入。

新西兰贸易部长蒂姆·格罗泽(TimGroser)表示,无论是像中国这样的大国,还是像汤加这样的小国,近期都没有成员愿意加入TPP谈判。

因为目前的12个成员国正在努力工作,无论成败,他们都希望在讨论其他国家加入的可能性之前达成协议。

对大国来说,区域贸易倡议更多地取决于政治和战略考虑,而不是经济利益。深厚的战略互信是最基本的前提。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美在谈判桌上达成自由贸易区这样密切的互动是不现实的。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TPP本身能否达成协议还不确定。

从最开始雄心勃勃地宣称去年末达成一致,到去年末宣称今年年中达成一致,再到如今连接受记者采访的被日内瓦谈判精英圈广泛认可的蒂姆格罗泽也难以给出哪怕最模糊的时间预期。从他雄心勃勃地声称在去年底达成协议的一开始,到他声称在今年年中达成协议的去年底,就连被日内瓦谈判精英圈广泛认可并接受记者采访的蒂姆·格罗泽(Tim Groser)现在也无法给出哪怕是最模糊的时间预期。

这种担忧是可以理解的:美国和日本这两个参与协议的最大经济体能否在谈判中取得突破,是推进TPP的关键所在。

然而,农产品和汽车分别涉及双方多年来难以打破的核心利益。达成协议可能相当困难。

从最近两轮密集谈判来看,无论是在新加坡还是在华盛顿,核心分歧仍然难以解决。

当地时间5月31日,主题方案方案会议在美国华盛顿举行。

这次会议的重点主要是牛肉和猪肉的关税。当肉类进口急剧增加时,美国希望将关税提高到原来的水平。然而,双方都不会屈服于日美安全条约条件的调整,因此决定在东京重新开始谈判。

可以想象,另一个核心问题,即美国汽车市场的开放,也将面临严峻的挑战。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记者表示,一方面,养猪和牛肉的农民是安倍选举的重要票持有者。另一方面,美国的中期选举正在临近,贸易谈判者可以被授权谈判的谈判次数空有限。

因此,几乎可以肯定,在选举结束之前不会达成任何协议。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达成全面协议的时间表尚不清楚,但至少分阶段取得成果是完全可能的。

目前,主题方案计划谈判正在以每月更新的速度进行。

从确定美国和日本之间的核心分歧开始,加拿大(加拿大)已经被缩小为美国和日本之间的分歧。现在,分歧正在寻求突破,从日本对农产品关税减让的异议,到对日美安全条约保护措施的关注。

无论最终达到什么样的高标准,中国都将与如此高标准的市场隔绝,不可避免地会受到负面影响。

甚至可以说,在这个政治敏感的阶段之后,一旦达成了贸易伙伴关系,中国加入已经达成的高标准谈判就如同中国两次加入世贸组织一样困难。

一揽子协议达成后,除了在日内瓦密集组织和恢复多哈回合谈判之外,巴西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在多哈恢复了他长达数月的争取全球领导人政治意愿的运动。

五月之行计划在东亚进行,那里的全球经济最为活跃。尽管他访问的中国、日本和韩国的最高领导人都给予了积极的反馈,但他必须面对大国主要谈判集中在自由贸易领域的尴尬。

然而,对于中国来说,它一直坚持支持进展缓慢的多边和双边区域协定,如果你看看世界地图,你会发现涉及其他国家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已经从点扩散到网络。

目前,中国已经签署了12项自由贸易协定,其中6项正在讨论中。

然而,中国自由贸易区的发展水平仍然相对较低,在相互投资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承诺并不多。

除香港、澳门和台湾外,中国与其自由贸易伙伴的贸易额仅占外贸总额的12%,远低于美国的40%、欧盟的28%、韩国的35%和墨西哥的81%。

据世贸组织统计,目前世界上已有247个自由贸易区通知世贸组织并得到实施,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近年来建成的。

世界贸易的一半以上是在各种区域贸易安排和自由贸易区进行的,并且正在以更快的速度进一步发展。

大多数自由贸易协定始于严重依赖对外贸易、人口较少的小国。建立一个具有高标准和统一性的大市场有助于稳定国内经济。

以同样位于东亚的韩国为例。自1998年金融危机以来,韩国在各个领域扩大了开放程度,并与世界大多数主要经济体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

其中,美国建立的美韩自由贸易协定不亚于TPP。

随着美国的逐步参与和推广,这些自由贸易区开始具有世界性的意义。

其中,美国最重视亚太地区的TPP,并给予最大的推动。

在世界上正在形成的所有双边和区域自由贸易协定中,TPP、RCEP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在世界上如此有影响力,是因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中国、日本和欧盟的参与,以及它们对与严重依赖海外市场的小国同等程度的开放的承诺。

当前的FTZ不再局限于传统问题,如服务贸易和投资,而是延伸到21世纪的议程,如知识产权、金融政策、政府采购、环境、劳动力和国有企业。

传统贸易谈判关注的焦点是边境措施、关税、非关税、开放和市场准入。目前谈判的重点是协调各国境内的法律、标准和措施。

特别是在亚太地区,过去20年来,东亚国家签署了63项自由贸易协定,占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一。

其中大部分是在过去十年里完成的。

在某种程度上,美国标准的干预也是符合这一趋势的行为。

此外,其中不少标准与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改革方向相当一致,但中国自贸区谈判的步伐可能并不完全一致。

中国新任世贸组织代表于建华去年年中分析,世贸组织代表的现行全球贸易规则在一定程度上落后于国际经济贸易格局的新变化和有关国家利益的要求,与各国经贸关系更加密切的现实有些脱节。

在过去的十年里,一方面,各国的产业结构和竞争力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另一方面,随着全球价值链的不断深入发展,各国的经济联系日益紧密。

然而,多边贸易规则仍然保留在1994年达成的乌拉圭贸易协定中。它的深度和广度不能满足当前工业发展和各国之间更密切经贸关系的需要。

各国渴望通过FTZ进一步加强市场一体化,并就新的关键合作领域制定新的规则。

对中国来说,虽然不可能与美国缔结完全紧密的自由贸易协定,但它可以在促进国内改革的基础上,逐步在投资、服务贸易和其他美国标准领域取得突破。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对外开放宣言给国内外带来了积极的信号。

从外部来看,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已经开始了基于负面清单和准入前国民待遇的实质性谈判。

亚太经合组织提出的FTAAP(亚太自由贸易协定)可行性研究也得到了充分支持,《青岛宣言》已经形成,时间表已经确定。在国内,上海FTZ也在进行各种制度探索和尝试。

对中国来说,统一实施这一理解的步骤非常重要。

在很大程度上,上海FTZ的进步是一种统一认识的方式,也是实施实质性改革的信号。

如何协调本地区的多部委政策,尽快形成清晰、可重复的改革措施,并将负面清单等改革付诸实践,将是对外信心的重要标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