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7年的上市指导,不良贷款率逐年攀升。河北银行即将退出首次公开募股?

冯樱子一家银行资产质量和经营好坏可以左右它能否成功IPO。

河北银行早在2012年就开始上市辅导工作,7年来该行不良率年年攀升、资产质量逐年下滑。

2018年,该行不良率大幅上升,并超过商业银行平均水平。

年报显示,该行去年不良贷款率2.53%,拨备覆盖率111.85%;而同期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89%和185.5%。

此外,去年河北银行营收和净利均出现下降。

截至2018年末,该行实现营业收入67.73亿元,同比下降8.65%;净利润为20.22亿元,同比下降25.58%。

虽然河北银行今年一季度营收和净利出现回升,但综合2017年和2018年两年一季度的数据看,今年一季度营收和净利仍处于下行通道内。

对于河北银行资产质量持续下滑、营利下降的问题,记者与该行取得联系,并根据相关工作人员的要求发去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为止,记者没有收到该行的回复。

不良率逐年攀升河北银行成立于1996年5月28日,前身为石家庄市区48家城市信用社组建的石家庄城市合作银行,是中国首批五家试点城市合作银行之一。

1998年和2009年先后更名为石家庄市商业银行和河北银行。

2012年6月,河北省委省政府将其纳入省级管理,成为该省唯一一家省属地方法人银行。

截至2018年末,河北银行资产总额3422.53亿元。

共设有13家分行,为唐山分行、邯郸分行、天津分行、廊坊分行、沧州分行、保定分行、青岛分行、石家庄营业管理部、邢台分行、张家口分行、衡水分行、承德分行、秦皇岛分行;支行237家,主要分布在石家庄地区、唐山地区、邯郸地区、天津市、廊坊地区、沧州地区、保定地区、青岛地区、邢台地区、张家口地区。

截至报告期末,该行共有股东5445名,其中国家股股东1名,法人股东104名,自然人股东5340名。

前十大股东为:国电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9.02%;河北港口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9.55%;中城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7.75%;南京栖霞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6.18%;石家庄市财政局,持股比例5.81%;北京理想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5.29%;百悦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91%;河北建投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68%;南京栖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3.71%;北京东方宝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24%。

在上述前十大股东中,中城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南京栖霞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北京理想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和南京栖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全部或部分股份被质押或冻结。

公开信息显示,2012年1月,河北银行发布公告称,拟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并于境内上市,并正在接受中信证券辅导。

记者查阅该行7年以来的年报发现,自该行上市辅导后,资产质量逐年下滑。

年报显示,该行2012年到2018年不良率分别为0.62%、0.68%、1.16%、1.38%、1.49%、1.61%和2.53%;同期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24.08%、358.73%、280.91%、235.02%、201.55%、162.66%和111.85%。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2018年该行资产质量明显恶化,不但不良率加速攀升,而且拨备覆盖率已经跌破监管要求的120%-150%区域。

从河北银行贷款五级分类看,该行2018年发放贷款1857.97亿元,其中正常类贷款1725.22亿元,占比92.86%,同比下降2.59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85.66亿元,占比4.61%,较2017年上升1.67个百分点;不良贷款47.08亿元,较2017年的26.75亿元猛增20.33亿元。

事实上,虽然河北银行2018年不良上升幅度较大,但未来仍存在上行压力。

截至2018年末,该行逾期贷款合计105.36亿元,占贷款和垫款总额的5.67%;而2017年该行逾期贷款为64.44亿元,占比3.89%。

经计算,该行2018年逾期贷款同比大幅上升40.92亿元。

不仅如此,河北银行2018年逾期90天以上贷款90.37亿元,不良贷款偏离度高达191.95%。

表明该行不良贷款认定宽松,目前的不良率没有真实反映该行不良状况。

如果严格认定不良、将不良贷款偏离度控制在100%以内,该行不良贷款将增加43.29亿元,不良率将升至4.86%。

其实早在今年4月初,审计署发布的2019年第1号公告:2018年第四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中,披露了2016年到2018年期间,河北银行等23家金融机构通过以贷收贷、不洁净转让不良资产、违反五级分类规定等方式掩盖不良资产的问题,涉及金额72.02亿元。

在23家存在掩盖不良资产的金融机构中,河北银行是审计署点名的唯一一家城商行。

对于审计署指出的问题,记者曾联系河北银行,但该行对此未予置评。

去年营收净利双降2018年,伴随河北银行资产质量下滑的是该行的营利也出现下降。

年报显示,该行去年除了发放贷款和垫款利息收入有所增加外,存放中央银行款项利息收入、存放同业款项利息收入、拆出资金收入、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利息收入和投资利息收入等全部出现下滑。

导致该行2018年利息收入为130.65亿元,同比减少近4亿元;在利息支出方面,由于向中央银行借款利息支出、拆入资金利息支出和吸收存款利息支出增长明显,该行利息支出从2017年的67.14亿元上升至69.92亿元。

受利息收入减少、利息支出增加影响,该行2018年利息净收入为60.73亿元,同比减少6.78亿元,降幅10.04%。</p>

去年,该行理财业务手续费收入下降明显,仅为0.37亿元,相比2017年的3.83亿元少了3.46亿元。

致使该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下降至7.2亿元,同比减少3.98亿元,降幅35.6%。

同期该行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变动不大,该行全年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6.07亿元,同比下降39.6%。

另外,该行2018年投资净收益扭亏为盈,从2017年亏损2.44亿元到2018年盈利0.87亿元。

在以上因素共同推动下,该行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67.73亿元,同比下降8.65%。

年报显示,该行2018年营业支出为43.59亿元,同比增加3.31亿元,增幅8.22%。

该行在支出方面主要受资产减值损失影响较大。

截至2018年末,该行资产减值损失为18.37亿元,同比增加22.39%,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减值损失贡献最大,为16.69亿元,同比增加10.09%。

综上,在营业收入下降、营业支出增加的推动下,河北银行2018年实现净利润20.22亿元,同比下降25.58%。

进入2019年,河北银行的经营状况有所改善。

2019年一季报显示,该行在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等增长的带动下,实现营业收入18.23亿元,同比增加6.73%。

虽然该行业务及管理费小幅增加,但资产减值损同时出现减少,二者相互抵消后,营业支出变动不大。

截至一季末,该行实现净利润5.25亿元,同比增加19.05%。

河北银行今年一季度营收和净利实现开门红,是否可以说明该行已经扭转营利下滑的局面?数据显示,该行2017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9.15亿元和7.67亿元,2018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为17.08亿元和4.41亿元。

从数据对比可以看出,虽然该行今年一季度营收和利润出现增长,但与2017年一季度数据相比还存在不小的差距,依然处于下行通道内。

更重要的是,由于该行不良压力仍在释放中,势必对盈利造成负面影响,因此该行目前经营状况出现的改善,是反弹还是反转仍需时间检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