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工业完全反垄断打击

随着台风“麦德姆”刚刚登陆东南沿海,另一场超级台风“反垄断”正在席卷整个汽车行业。

在中央政府相关精神的指引下,多部委反垄断趋势几乎涉及整个汽车产业链,包括零部件制造、销售流通和售后维护。

风暴眼的中心在产业链上游的零件区。

7月初,商务部根据《反垄断法》,决定对科力源、丰田中国、PEVE(丰田控股80.5%)、新中源和丰田村五家企业申请设立中外合资企业科力美给予附加限制性条件的批准,要求科力美“如果市场有相应需求,在生产后3年内将其产品销售给外界”。

然而,事实上,商务部对与丰田密切相关的“科西嘉事件”实施的反垄断限制,只是这场反垄断浪潮的开始。

7月22日,商务部研究院综合战略研究司副司长张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随着市场化进程的进一步推进,反垄断努力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循序渐进。

反垄断风暴的焦点再次集中在打破地区垄断上。

7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指导意见》,要求在进一步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的同时,明确取消地方保护。

此前,今年6月,商务部发布了关于开展区域封锁行业垄断问卷调查的通知,并立即启动了全国范围内地方政府对汽车企业垄断行为的“摸底”调查。

“例如,企业在不同地方经营时是否遇到歧视性收费项目和收费标准;企业进入当地市场时,是否遇到其他地方政府滥用行政权力,阻碍或限制企业产品或服务的进入等情况。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莉表示,与以往通常由政府牵头的反垄断调查不同,商务部的这一轮调查主要是关于了解汽车企业的声音。

「要确保市场公平、公正和公开竞争,以及建立合法的市场环境,必须以市场参与者的需要为基础。

「上月底,有关调查结果已呈报商务部,现正进一步分析。

“7月23日,中国汽车经销商协会副秘书长雷洛向记者透露。

然而,国务院办公厅废止地方新能源目录,无疑成为商务部牵头的打破地区垄断行业调查带来的第一个“收获”。

几乎与此同时,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交通部和其他部委正在同时推动汽车行业的垄断调查。

“我们真的做到了。

“7月2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督检查反垄断局的有关官员向记者透露,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确实对汽车行业展开了反垄断调查。

“5月底和6月初,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已经开始对从北京到江苏再到上海的汽车行业进行一些反垄断调查,还采访了一些相关汽车企业的负责人。

“消息来源告诉我们的记者。

“事实上,春节过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已经开始陆续调查汽车行业相关企业。事实上,江苏和上海并不是唯一更多的城市。

“7月23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汽车工业协会负责人向记者补充道。

上述消息来源还透露,NDRC正在进行的反垄断调查是对整车和零部件价格的调查。

“也就是说,垄断价格调查是指生产类似商品的企业为获取高额利润而达成的协议,即划分销售市场、规定产品产量、确定商品价格等。

上述人士进一步解释道。

在汽车售后市场,反垄断调查也已启动。

6月30日,交通部发布了《关于推进汽车维修行业转型升级、提高服务质量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并公开征求公众意见。

其中,打破维修配件渠道的垄断是最重要的。

《意见稿》还提出了打破汽车维修零部件垄断的具体途径——第一,鼓励原零部件进入独立的售后市场,即鼓励原零部件企业将自己的零部件销售到独立的售后市场;二是鼓励开发“同质配件”,即与原厂配件质量相同的配件。

整个行业是多层次的,不断向前发展。为什么许多部委同时向汽车领域的反垄断开火?“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商务部和其他部委一样,着力加快发展现代市场体系,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建立公平、公开、透明的市场规则。

”张莉告诉记者。

“在这一级,国家所有部委都在统一的战略计划下履行各自的职能。

“作为国民生产总值的支柱产业,反垄断风吹动汽车产业更是不可避免。

在去年底的中国汽车经销商协会年会上,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反垄断局副局长卢延春首次公开表示,“下一步是加大对汽车行业的反垄断调查力度。汽车销售价格、售后服务和拒绝交易三个方面将成为反垄断调查的重点。

“为什么汽车工业有垄断权?存在什么垄断?在业内许多人看来,与汽车行业垄断现象有着内在联系的汽车品牌管理方法,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汽车行业纵向垄断存在的根源。

根据现行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实施办法,汽车品牌经销商应当在汽车供应商授权范围内从事汽车品牌销售、售后服务、零部件供应等活动。

“授权”一词在很大程度上加强了汽车制造商对经销商的控制,例如为经销商设定转售价格、匹配畅销车型和未售出车型的销售、匹配原装备件的销售以及其他严格的商业政策已经变得很自然。

”长期专注于反垄断领域的大成律师事务所魏士廪律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严格意义上来说,汽车经销商有自主定价权,只要不涉嫌低价倾销,经销商是可以根据自身利润和成本情况制定汽车价格的。长期专注于反垄断的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魏士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严格来说,汽车经销商有权自行定价。只要不涉及低价倾销,经销商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利润和成本设定自己的汽车价格。

然而,目前大多数汽车企业会干预经销商定价。

即使是以“制造商指导价”的形式,事实上,只要它超出了指导价的范围,汽车企业惩罚经销商的情况也应该属于垄断。

“事实上,汽车公司为经销商设定价格限制并不少见。

“它甚至可以被称为潜规则或普遍规则。

亚洲汽车市场副总经理颜京辉坦言,“在大多数品牌新产品的保质期内,最低售价将在制造商的指导价格下设定,这一最低售价通常是无法严格控制的。

幸运的是,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实施办法的修订和完善正在进行中。

2013年9月,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透露,《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实施办法》正在修订中。汽车供应商将对经销商实施强制性经营模式,并将依法严厉处罚垄断价格、非法收取店铺建设保证金、强制抑仓、搭售等行为。

除了地方区域保护壁垒的行政垄断和上述纵向垄断之外,横向垄断也可能成为汽车产业的主要垄断形式。

“经销商和经销商,或汽车企业和汽车企业,有竞争关系但就价格和其他方面进行联合讨论,可能构成垄断。

”魏士林告诉记者,同一品牌下的汽车经销商也具有竞争力。

“例如,如果同一品牌的汽车经销商每月或每年定期举行会议,则不允许联合设定或披露车型售价的行为。

“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商务部主导打破地方封锁,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垄断汽车工业,交通部联合垄断汽车零部件供应系统,三个部门的大网络使整个汽车工业不可渗透。

在这个大网络下,汽车行业第一张反垄断多米诺骨牌已经倒下。

7月21日,国务院明确要求取消地方保护。各地区应执行新能源汽车和充电设施的国家和行业标准,执行国家统一的新能源汽车推广目录。

“降低(新能源汽车的购置税)是件好事,但是如果你想先降低(购置税),你能进入当地的新能源目录吗?”7月9日,新能源汽车购置税免税政策出台后,一名SAIC新能源相关人士预计当地保护政策将被打破。

或许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仅仅10天后,国务院的通知就结束了新能源汽车的分离和治理。

摆脱地方保护和行政垄断是大势所趋,而下一步预计将落在限制二手车搬迁的政策上。

“目前,在北京周边的河北省一些地区,如石家庄和张家口,移动二手车的条件非常严格,要求移动车辆必须符合国家五项排放标准。

然而,事实上,这些地区的当地车辆仅根据四项国家标准获得许可。

“北京二手车交易市场的一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

中国汽车经销商协会副秘书长雷洛也在微博上哀叹道:“全国范围内日益严格的搬迁政策已经封锁了该国的二手车。

事实上,全国310个城市和地区已经设定了二手车进入的门槛。

“由于地区差异,同一商品在不同地区受到不同对待,这也是行政垄断的一个典型例子。

”魏士林告诉记者。

也正因为如此,中国汽车经销商协会最近正式向有关部门提交了一份报告,建议取消各地出台的不合理的”搬迁限制”政策。

雷洛坦率地说,到目前为止,这项建议没有产生任何实质性结果。

汽车企业对经销商的纵向垄断和汽车企业与经销商企业的横向垄断被打破后,汽车行业将出现新的局面。

“汽车企业和经销商之间的地位差距已经大大缩小。汽车企业不再被允许为经销商制定严格的经营政策。模型和售后服务的定价已经逐步放开。汽车交易市场和后市场逐渐进入自由竞争状态。然而,在打破横向垄断后,与品牌经销商自由定价所造成的价格差距也给消费者带来了更广泛的选择和比较空。

”阎景辉说,一个个打破多重垄断的过程也将是汽车产业转型的过程。

然而,以政策为导向的反垄断措施并不是最终的驱动力。

“反垄断措施不能一夜之间实现,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宣布成功。它们是一个长期持续的过程。我们以前在市场监管方面做得不多,现在开始加大努力。

“在张莉看来,渐进有序的反垄断措施不会仅仅靠反垄断来完全推进,而是一个与市场、理念、奖惩制度等方面交织在一起的健康崭新的市场流通体系的建立过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