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太空发展的新道路!

2017年4月20日19: 41,中国首艘货船天洲1号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由一枚新的运载火箭长征7号空发射升空。

近日,在马晓霖李景云,中国航空公司空航天工业的几项重大事件引起了外界的极大关注:中国第一艘货船“天舟1号”于4月20日成功发射,一架大型飞机C919将选择试飞飞机,中国第二枚长征5号火箭将于今年6月搭载中国自主研发的普拉西斯18号卫星升空空…事实上,自去年以来,中国航天工业不断取得重大突破。老挝开始将中国的北斗导航系统用于农业服务。在沙特国王今年3月访华期间,双方还签署了使用北斗导航系统的合同。

可以说,中国航天工业在“一带一路”开拓了许多市场。

那么“一带一路”的太空市场有多大?中国航天工业将如何为“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和地区服务?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节目主编、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采访了中国长城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傅志恒

尽管受到阻碍,中国的空间水平仍然在世界上领先于马晓霖:在普通人的理解中,国际商业空间市场是一个非常高水平、高技术的领域。

这个市场相对于整个世界有多大?傅志恒:商业空间市场包括空间制造业和空间运营服务业,它们构成了商业空间市场的主要部分。

就产品类别而言,太空商业市场的竞争现在主要集中在通信卫星市场,这主要是欧美国家和其他国家的竞争。中国也是参与者之一。

如果我们想谈论太空市场的规模,统计口径是不同的。狭义而言,如果我们只关注商业卫星制造和运营领域,那么其规模可能在2000亿美元左右。

如果我们再扩展一点,现在人们提到的导航应用实际上是由卫星提供的。如果加上这个规模,估计世界将达到3000多亿美元。

300多亿美元对我们普通人来说是相当大的规模,但与通信业、汽车业等其他行业相比,航空航天业应该还是一个相对较小的行业。

马晓霖:美国和欧洲似乎在发射市场和整个卫星运营市场中占有绝对大的比例。他们有多少市场份额?傅志恒:我认为这个数字很难量化。

可以说,就商业通信卫星市场而言,每年可以发射大约20颗商业通信卫星,换句话说,可以竞争的商业通信卫星。

这20颗左右的卫星大部分被欧美卫星制造商带走了。

尤其是近年来,随着美国政府加大对其卫星制造和发射公司的支持,例如,在支持信贷政策的同时放松了一些出口管制,再加上近年来美元疲软,所有这些都增强了美国竞争对手的实力。

目前,美国卫星制造商占据了这个市场相当大的份额,超过一半的市场被美国公司占据,甚至统计数据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市场被美国公司占据。

此外,两家欧洲公司也有自己的传统市场,在这个市场上的竞争力相当强。

相比之下,我们目前在中国的目标是占据大约10%的市场份额,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目标。

马晓霖:看来竞争真的很激烈。

除了欧洲和美国,除了你刚才提到的大国,还有哪些国家是商业卫星发射市场的重要参与者?傅志恒:世界上大约有12个国家拥有太空能力。

在这12个国家中,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印度也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印度制造和发射火箭的能力也在相对快速地提高。

巴西等其他一些国家过去也有这种能力,伊朗和朝鲜也是相对热门的候选国家。事实上,它们也有一定的卫星发射能力。

马晓霖:我们能说中国是太空飞行的新星吗空并且有很强的耐力。总的来说,中国现在是太空强国之一,但它还没有加入太空强国的行列?傅志恒:你提出了一个非常好的提议。中国现在是一个太空强国,但它还不是一个太空强国。成为太空强国正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要成为一个太空强国,一个重要的标志是你必须在国际市场上有发言权和一定的市场份额,这就要求我们走国际发展的道路。

事实上,中国航天工业的国际化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

我们的商业发射服务在1990年代经历了一个辉煌的时期,在此期间共发射了26颗外国制造的卫星。除了一颗法国制造的卫星,大多数其他卫星都是美国制造的。

在经历了这一辉煌之后,在本世纪初,随着美国加强对中国航天市场的限制,我们的竞争产品很难获得公平竞争的机会。事实上,我们曾经被排除在国际商业发射服务市场之外。

因此,在此期间,我们加强了与欧洲航天市场的合作。随着欧洲开发出不受美国出口限制的卫星,我们的长征火箭成功地与法国公司特雷兹(Terez)合作,在欧洲市场获得相当大的份额,并重返这个市场。

事实上,我们的运载火箭很有竞争力,在市场上有很好的声誉。

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成功率一直在不断提高,国际市场上的许多客户都希望用中国火箭发射他们的卫星。

在某种程度上,中国运载火箭的发射水平领先于我们的卫星发展水平。

一带一路开辟了马晓霖空间发展的新领域:我们知道“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主要是发展中国家,而发展中国家现在最缺乏的是基础设施、道路、铁路、公路、桥梁、港口、机场、通信电缆等。

最近,我听到一个概念,即卫星通信也是基础设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如何理解这个概念?傅志恒:一带一路路线沿线国家发展不平衡。一些国家基础设施良好,而另一些国家基础设施较差。

以我去过多次的印度尼西亚为例。印度尼西亚是一个有数千个岛屿的国家。这个国家从东到西很窄,有许多岛屿。

通过地面网络,如光缆和微波,很难实现国家的互联。

首先,投资相对较大,周期相对较长,而通信卫星在这个地方发挥了非常独特和不可替代的作用。

事实上,印度尼西亚自1970年代以来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国家通信卫星系统。

我去过印度尼西亚的最东部,那里的银行用一辆装有自动取款机的移动银行车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提供金融服务。在这辆银行车上,卫星天线被驱动。整个系统通过卫星连接起来,为银行服务提供保障。

因此,在这些国家,卫星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中发挥着独特和不可替代的作用。他们也有巨大的潜力。当然,卫星是一个国家基础设施的一部分。

马晓霖: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建设过程中,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

那么,从专业角度来看,卫星遥感、大地测量等功能能否帮助沿线国家的经济建设和发展?傅志恒:遥感卫星将在“一带一路”国家的发展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例如,许多国家资源丰富,资源勘探需要遥感卫星。气象卫星对大气观测绝对不可或缺。

我们的中国风云系列卫星现在也是世界气象卫星组织指定的稳定卫星系统。在导航领域,我们的北斗导航系统为亚太国家提供了稳定的导航服务。

到2018年,北斗将覆盖整个“一带一路”国家。

事实上,我们的北斗导航系统现已与美国的全球定位系统、欧洲的伽利略和俄罗斯的全球导航卫星系统一起成为联合国承认的四大全球通信卫星导航系统。

所有这些都将在“一带一路”国家的发展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解码一带一路是宁夏卫视创办的高端访谈节目。该项目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核心内容,就“一带一路”建设涉及的热点问题,特别是经贸投资热点问题,与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行业的嘉宾进行深入探讨。通过各种信息的结合和不同观点的对抗,它给人们呈现了全球化背景下最真实、最客观、最全面的“一带一路”图景。

作者马晓霖是《解码一带一路》的社长、国际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总编辑和主持人。李景云是解码一带一路的执行主编和资深媒体人士。

发表评论